神秘的 隋田力 凭什么设下900亿大骗局?

发布于 2021-08-17 05:54:00

从5月30日,上市公司上海电气爆出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后,隋田力的名字开始被很多人提起。
暴雷的是上海电气下属一家参股企业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现在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12.52亿元,上市公司向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都存在较大的风险。
image.png

查看更多

关注者
2
被浏览
177
1 个回答
Sparkcentre
Sparkcentre 2021-08-17
Sparkcentre

乍一看通讯公司的股权结构,第一大股东是上海电气,其实魔鬼藏在细节里。
以下文章来源于局外人的视界 ,作者卡夫卡不忙了
image.png
通过天眼查查找后面2-6位大股东之间的关系,你会发现其余60%的股权都跟隋田力有各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除了大股东上海电气,其余几家都是隋田力一手控制的,或者是非常铁磁的一致行动人。

当然,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不仅存在在这家通讯公司里,还在许多其他的企业中,比如说一家能挂航天名义的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上。
image.png
用天眼查查查关联公司,好家伙,密密麻麻,不乏各种高大上的涉密单位,去工商局问问,你以为什么公司都能在自己名字上挂个航天的名义吗?

种种迹象表明,隋田力并非什么从犄角格拉冒出来的不入流的骗子,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位交游广阔,手腕厉害的行业大佬。

所以这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上海电气真金白银拿出大把钱来,跟这位隋田力合作开一家通讯公司,并且还没有要求绝对控股权,而只是当了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

通讯公司的玩法很简单,公司以搞专网通讯的名义做业务,下游企业向公司付10%的预付款,付款以后,把100%的货款打给上游企业,等到所谓的专网项目建好了,通讯公司才能拿到剩余90%的尾款。

这看起来像是签了一场不平等条约,当然,专网嘛,涉密,在信息披露上都不用详细注明,假定甲方爸爸够强横,所谓的垫资搞工程,其实并没有那么难说的过去。

但形成合约,大笔钱支付一定不可能是一天完成的,以上海电气为例,公告上面说,通讯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账面存货余额为22.30亿元,通讯公司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12.52亿元,偌大的金额,为什么在4月底才开始暴雷呢?

据上海市纪委监委网站4月7日消息,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裁吕亚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简历显示,吕亚臣,1960年生,黑龙江庆安人,1982年参加工作,在职研究生学历。吕亚臣还曾任上海电气重工集团总裁、党委副书记,上海重型机器厂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副总裁等职务,2020年5月退休。

好巧不巧,这位4月份被纪委请去喝喝咖啡的吕亚臣退休之前曾担任过通讯公司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说,吕总退休后因为违纪违法问题被纪委调查,一查查到通讯公司,然后就打破了这个一直被掩盖很久的财务问题。

到了5月底,上海电气终于憋不住了,发公告向公众爆了这个大雷。

紧接着十几家上市公司纷纷爆出专网通讯业务暴雷,一看通告,所有的雷都跟这位神秘的隋田力相关。

截至目前为止,涉事的上市公司有15家,包括上海电气、宏达新材、瑞斯康达、中天科技、汇鸿集团、凯乐科技、中利集团 、康隆达、国瑞科技ST华讯、ST新海、宁通信B、航天发展、江苏舜天 (600287.SH)、浙大网新等。牵扯到里面的国有企业有北京首创、南京长江、富申实业、哈尔滨工业投资等。

最终形成的交易规模高达900亿。

现在市场上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是个玩空手套白狼的老骗子,把一堆上市公司跟股民都坑苦了。

但是,我一个非专业人士,靠着八卦和天眼查就能从上市公司们发出的公告里查到各种猫腻,难道上市公司们都是傻的,做那么大笔的生意,大笔预付款打出去,连交易对手到底是谁都不去查?

假如你说上海电气有可能涉及到国有企业内部腐败,那么那么多民营企业,难道老板都是吃白饭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隋田力这种玩法,又不是玩了一天两天,而是干了好些年,那又是什么让这么多上市公司集体选择闭眼+闭嘴?

假如真是个空手套白狼的骗子,骗了一家两家基本也就到头了,这么多家企业,但凡有一个稍微起了疑心,打电话报警,这把戏就玩不下去了。

证监会对宏达新材的一份关注函里透露了些许秘密:

(1)你公司目前的实际控制人为杨鑫,根据查询公开信息,杨鑫控制的宁波鸿孜与隋田力控制的宁波星地通在工商注册时使用了同一邮箱及手机号,且办公地点处于同一栋楼,请核实杨鑫与隋田力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往来。公司在《2020年度报告问询函回复中》披露,上述四家公司为上市公司非关联方是否真实准确。

当然,宏达新材一定会极力去推诿,说公司实际控制人跟这位隋田力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不过看看上市公司的公告《宏达新材:关于上海宏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回复的公告》就知道,不解释还好,越描越黑。

再看看暴雷的中利集团发的公告,居然电气通讯和宁波鸿孜都是只出了10%预付款的甲方,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image.png
上图是我在网络上找的一个部分涉事上市公司的关系图。

怎么看都像是一场资金的大圆舞,一个隋田力,牵扯进了十几家上市公司和国企,互相毫无保留的信任,然后又互相拔刀伤害。

他们有时候是受害者,有时候是拿了人家100%预付款的上游供货商,有时候又化身成需要提供专网服务的甲方,不得不说,我看的眼花缭乱。

这件事有多种解释方法:

第一,上市公司们都苦于上市之后业绩变脸,想炒作没有题材,刚好隋田力的专网涉密,信披也可以含含糊糊,于是在隋田力的牵线搭桥之下,搞了个资金闭合大环路,资金在大家手中流动一圈,等于是业绩都增加了,有些上市公司还担心隋把钱搞自己兜了,不得不亲自参与操盘,这才有了那封证监会的关注函;

第二,你知道的,包邮区一带资金相当活跃,市场上不是有什么宁波帮的说法吗?但从金融机构搞资金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你得有真实的交易背景,有说得过去的理由,这叫查合规。如果项目合规,抵押充足,那么从正规金融机构以扶持实体经济的名义,是可以拿到利率相当低的信贷资金支持的,这么多资金出来了,就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干点套利的事,比如说炒股、炒房、炒大宗什么的;

第三,兜一圈上市公司的业绩都做出来了,大股东再炒作一把,顺便找个机会减持一点,也可能有狠一点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干脆用这个手段,用来把上市公司给掏空了,这只是我瞎猜的,没有真凭实据。好吧,即便是没有自己坑自己的公司,但搞一下利差,也有大把利润可以薅进某些私人的口袋里。

真在财经圈里混过的人都知道,小钱弄走了也就算了,真到了几十亿、上百亿的资金,就这样弄到个人口袋里,难度有多大?而且还得长期不被发觉,直到纪委介入办案,最终才掀开了王八盖子。

只是上市公司上海电气董事长因此被带走,接着总裁跳楼自杀,事情越闹越大,到现在为止,联系起一切的隋田力仿佛消失在空气中一样,不免在市场上引发各种联想。

我的诉求不是说要证明我老公的清白,我的诉求是要知道我老公犯了什么错。你说他(犯了)什么罪,我认,但要把证据拿出来,彻查。如果他犯错了、犯罪了,给国家、社会、股民带来任何损失,我认。我把房子卖了,把我所有理财产品、金融产品卖了。”报导引述黄瓯的妻子的话说。

死掉的上海电气总裁黄瓯妻子公开对新闻媒体发声,为的就是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里牵扯到的国企并非只有一个上海电气,我上面扔了一个天眼查的关系企业图,里面名片响的很的单位且多着呢,一个关联企业还能打航天的名义,这里一定还会有金融机构在其中协助操作,其实查查那几家已经暴雷的上市公司的公告就能差不多摸到了。

去年,深圳特别流行搞小微企业经营贷,玩法其实就是养一堆小企业,互相之间频繁账目往来做流水,养好了,这个报表很好看,于是就帮炒房客来从银行套优惠利率来炒房了,深房理不是刚被抓,查出来十个亿吗?在深房理曝光之前,人家只有5000万呢!

这跟隋田力他们玩的把戏又有什么两样呢?

其实看看涉隋的企业,很多都是从19年开始暴雷出问题的,想想看,当时发生了什么?那一年也是上市公司集中暴雷的年份啊。

一查影子银行,多少玩内幕操作的资金被杀得鬼哭狼嚎,当年不是最流行大股东被洗出去了吗?

参与圆舞的一帮老友大约就是那时候踩一脚亏空的,亏空这玩意,但凡你玩庞氏,最后结果就是窟窿越补越大,终于有一天按不住,集中暴雷了。

也许吕亚臣不出事,隋田力还能挺一阵子,就看顶着石臼作戏能演到几时了。

其实玩专网通讯游戏的玩家在去年就已经少了很多了,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吗?有些人看到了危险,早早的撒手了,有些则是陷得太深,爬不上岸。

我这几天经常看到一些人写的标题《大专生隋田力XXX》,媒体们能不能有点下限?一个人的好坏跟他读了多少书有什么关系?难道北大清华毕业的坏蛋还少吗?

这个闭路的圈子,玩的是中国的资本市场,隋田力不过是那个前台参与表演的人,后面到底还有谁?到现在还说不清楚。

那些从上市公司、金融机构那里弄来的钱到底到哪里去了?最后流入了哪些口袋?一样说不清楚。

上海电气和那些国企们,到底在里面起到了什么角色,还是说不清楚。

只有等官方发公告来给大家揭秘了。

撰写答案

请登录后再发布答案,点击登录

发布
问题

分享
好友

手机
浏览

扫码手机浏览